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ng296的博客

 
 
 

日志

 
 

我的思念——寄语清明节  

2013-04-02 20:0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张三十四年前的照片,照片上的母女四人,是我的外婆及其女儿们。她们都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让我思念,让我追忆,让我总想用笔墨表达出对她们的爱。因为只有文字能够传播,只有文字能够让我的至亲们理解我的那份思念和热爱,并且和我一起永远的怀念她们,永远记住那个年代。
我的思念——寄语清明节 - 小刚 - gang296的博客
 

           1978年的秋天,一个从北京华侨大厦打到景山派出所的电话,打破了一位老人早已放弃的思念和平静的生活。从美国来的谷云清女士要求民警在东四轿子胡同寻找四十年代的老住户——宋郭鸿轩老人。老太太就是我的外婆。虽然外婆早就离开了原来的四合院,但是由于没离开那个老胡同,所以老太太很快就见到了远道而来的谷女士。于是思念的闸门打开了,早年离家的女儿有消息了。那位谷女士为老人拍了照片带走,并告诉老人,她的大女儿很快就能回到她的身边啦。外婆让身边的孩子们去告诉她的另外两个女儿——我的二姨和母亲说,我要在有生之年见到她(我的大姨),不管你们是不是愿意。你们见不见面是你们的自由,与我无关。
老人家在这一问题上再一次彰显了她自主独立的坚强个性。因为她理解海外关系给国内亲属带来的灾难,不愿意身边的女儿因为接待海外亲属再有麻烦。但是老太太也坚信到了可以舒展身心的时候了。
           于是,在1979年的春天,离家三十多年的大姨第一次回到北京,回到母亲和姐妹身边。她们母女四人团聚了。那场激动人心的见面我没在场,但是我记得妈妈告诉我,当大家都激动地动情流泪的时候,外婆却没有一滴眼泪。她老人家的深藏内心的那份坚韧和淡定还真的没有人能够完全理解。
            大姨的到来给我的心灵启迪就是——原来人还可以有别的活法。因为在过去的成长经历里,我只知道按照党指引的道路走。真实的面对海外归来的亲人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才了体验了井底之蛙的窘态,才开始思索应该如何生活。
           大姨是三姐妹中性格最像外婆的,虽然我们见面的时间不多,但是她的书信文字,她的言谈举止,她的接人待物,以及她和我们谈到的人生感悟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以为从此以后我们和大姨就可以经常见面,通过她的引导我们或许能够更快的接触世界。但是没想到大姨在1980年第二次回国以后就一病不起,我们都没有能力去看望和照顾她。直至她病故,我们都没能再见到她,她断断续续的书信维持着外婆和大家的对她的想念,而在我的心里,她的身影却在不知不觉中渐行渐远。
            大姨比外婆还早走一年。记得那几年里妈妈和二姨总是按时给外婆阅读大姨的来信,到后来,大姨早就不再来信了,她们还是按时“阅读来信”,告诉外婆大姨很好,就是太忙无法回国。我们都知道,是为了安慰老人。其实从老人听信的表情我能理解,老太太早就有所觉察,因为她只是听,从不问,而且不再念叨任何有关大姨的话题。我想,老人一定是不想再说那心里的痛处,不想给大家增加烦恼。
            那一年,大姨走了,外婆走了,大姨夫也去了。记得大姨夫的最后一封信,“佩兰走了,去见上帝了。不久的未来我也会随她而去。”尽管大姨夫妇有四个儿女,但是从他们的来信中,我感觉到他们的孤独和不幸。我真的希望海外的兄弟姐妹们能告诉我关于他们二老的故事。
            外婆和大姨走后,妈妈就常常和我说,在这世上,我只有一个亲姐姐了。我理解老妈的心情,她从小娇生惯养,是外婆说的最任性,不听话的女儿。但是为了生存,她在全国解放后离开北京的家,只身一人到天津教书,经历了陌生和无助的自我解救。走到晚年的时候,她更怀念儿时的家,更想念逝去的至亲。二姨每每到我家小住,都给妈妈带来生活的快乐,都会驱赶走寂寞的阴影。 
            二姨和妈妈是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其最大的契合点就是,她们两个人的人生路径及其相似。她们同样是在建国后走上工作岗位的知识女性,同样是在工作中结识生活中的伴侣。而我的父亲和姨夫又都同是抗战时期的党员干部。这些契合点使得我们和二姨一家一直很亲近。
            妈妈和二姨最大的不同是性格反差大,这也造成她们对待工作的态度有很大差异。母亲文革前已经是重点小学的校长,是执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急先锋,所以受到冲击。心灵和身心的创伤让她早早脱离工作岗位病退在家。而二姨是个及其平和的人,是新华通讯社的普通干部,虽然没有显赫的工作成绩,却因踏实工作著称,在新华社工作到七十岁。她总是说我妈脾气急躁,不利于身体健康。退休后更是经常和母亲往来,相互慰藉,共同度过许多愉悦的岁月。遗憾的是,母亲和二姨都没有逃过癌症的折磨,在耄耋之年以后,先后患上晚期癌症,均在病痛中离世。
             前不久,现住美国的表哥告知我们,我们的大表姐,大姨的长女妮妮,年仅六旬有八,也竟然匆匆离世。大表姐曾经是外婆的挚爱,是妈妈和二姨最喜欢的乖女。虽然她曾在外婆及姨妈们的身边度过美好的童年,但是这么多年来,她都没有走进自己的祖国,没有和任何一位老人见面。我除了为大表姐的人生感叹,更多的是为外婆,妈妈,二姨遗憾。因为她们都没有了却那心中的思念。我祝愿大表姐能够在天堂和疼爱她的外婆,姨妈,母亲见面,重享天伦。
           现在,面对四位远在天堂的老人,我不禁心潮涌动。我发自内心的希望她们能够在天堂相聚,能够像照片那样健康,美丽,幸福。面对她们,我似乎回到了当年,想起外婆的慈祥,想起大姨的干练,想起二姨的温和,想起妈妈留在我心里的点点滴滴。面对她们,我总会泪流满面,因为对她们的愧疚之情深深地埋藏在我的心底。而让我的心灵得到抚慰的是,我能在有生之年不断地追忆她们,让她们的精神活在我们这一辈,甚至是下辈人的心里。
            亲爱的外婆,大姨,二姨,妈妈,我爱您们,我想您们,我会永远怀念您们!希望你们能听到我的心声。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