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ng296的博客

 
 
 

日志

 
 

偷肉吃  

2010-03-23 15:4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说的这个“偷吃”的小段 ,其主人公还是那个《一个北京知青的故事》里的主角,他总是一遍遍说起他在延安时的“奇闻异事”,希望今天的孩子们知道当年的孩子们是怎样生存的......

      记得是70年冬天,我还没到十八岁。生产队安排我到安塞红旗水库出民工,大约三个多月吧。那是我有生以来经历过的最最困难的一段日子  陕北很穷,一年到头也难得吃上一顿饱饭。尽管这样,乡亲们还是不愿意出民工。因为在家里尽管填不饱肚子,可是有婆姨娃娃热炕头。在水库工地一切都是冷冰冰的,在冬天就显得更加难熬。现在谁都不会相信,我们住的是自己在山坡挖出的简陋窑洞。低矮潮湿,洞口没有任何遮挡物。睡在里面可以数天上的星星,下雪了雪花能够肆意的飞飞扬扬飘落到你的被子上,脸上。那可能就是山寨版的《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吃的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土豆,白菜煮的汤。见到一丝油花儿都会感到兴奋。头几天,女生还穷讲究,吃菜的时候会小心翼翼的把碗倾斜,用嘴轻轻地吹去菜汤上漂浮的一层长着翅膀的腻虫,然后再慢慢地吃掉菜和汤,碗底会留下厚厚的一层泥沙混合物。可是没过几天,女生也学男生的样子,筷子一搅,狼吞虎咽,大嚼起来。真是环境改造人。正如当年伟大领袖教导的那样: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深刻!精辟!                    

          每天吃这样的伙食,干着繁重的体力活儿,感觉只有两个字:累,饿。苍天有眼,皇恩浩荡,我们终于盼来了改善伙食的一天.那久违了的肉香像春风般吹来,民工们个个喜上眉梢,像入洞房一样,挤着,笑着,捧着自己的饭碗等着那吃肉的幸福降临。可是盛到碗中的肉就那么可怜的几块儿,还没有看清楚模样,咋么出滋味儿,就已经入肚。不但没有解馋,反倒把馋虫勾出来了。由此才引出来下面发生的事。                                                     

       凭着我的聪明才智,我判断大师傅肯定会留一手,为了对的起自己的肚子,决定冒一次险,智闯伙房。因为有过一次偷窝头挨批斗的深刻教训,这一次一定要做到踏雪无痕,万无一失。我反复论证实施方案,找了一个最佳时机,速战速决。真是天助我也,我竟毫不费力就找到了大师傅藏匿的猪肉,白花花,香喷喷的一小盆。高兴的我真想大叫。而后面工作的难度被我低估了。要躲开任何人,把已经凝成一个坨子的猪肉在最短的时间消灭掉,还要把罪证扔到无法被人发觉的地方。于是,在月黑风高的冬夜,伴着呼啸的凛冽寒风,我克服了别人难以征服的困难。抱着不吃完不罢休的念头,敞开肚子,一口口吞下冰凉,肥腻的炖肉。那滋味不知道是苦还是香。反正就是为了吃下那些久违的肉,我真的奋不顾身。不身临其境真的很难体味到其中之艰辛。                                                        我万万没有想到,后面发生的事儿竟会如此狼狈。我大功告成后悄无声息的溜回窑洞,还没有暖和过来,肚子就翻江倒海般的折腾起来,忍着强烈剧痛,还不敢声张,一遍又一遍的跑出去方便,这一宿我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早上还要硬挺着出工,还要装的没事人儿似地像往日一样地干活儿。那个受罪劲儿就别提了。浑身无力,两腿发软,止不住的油水状物顺着大腿根不断流出,冰凉湿滑冻的我浑身直哆嗦。在后来的一两天里,肠道好像成了快捷通道,吃下去的东西根本就不能在腹中有片刻的停留。后来我才知道该症状叫滑肠。真是苦不堪言啊。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