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ng296的博客

 
 
 

日志

 
 

“五大道”的“孩子们”  

2009-04-26 17:49:20|  分类: 追忆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是个温暖,无风,而且安静的夜晚。我和两位老朋友一起步行在天津的“五大道”上。我们的心情也和夜色一样平和安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几条本不起眼的街道被称为——五大道。进而又被定为“观光街”。街道两旁的许多“旧房子”,“小洋楼”,就被确定为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了。时过境迁,不经意之中的故地重游,使我和朋友们的不由得回味起儿时熟悉的生活,心中的恬静油然升起。
    在一本书中看到罗素说的一段话:生命是一条江,发源于远处,蜿蜒于大地,上游是青年时代,中游是中年时代,下游是老年时代。上游狭窄而湍急,下游宽阔而平静。什么是死亡,死亡就是江入大海,大海接纳了江河,又结束了江河。
     罗素把人的生命描述的那么形象生动,让人心旷神怡。那晚,因为和朋友追索童年的往事,又都是已过中年的年龄,我实实在在的感觉到,我的生命就始于那条街道,始于那座老房。我们都是从遥远的地方回到了发源地,我们的生命犹如一条条蜿蜒的小溪,从这里流淌到祖国的江河中。四十年前,一群十六七岁的孩子们,从这里走了出去,走在中华大地,走在乡间小路,走在工厂矿山,飞向世界各地。多少儿时熟悉的身影在眼前走过,他们现在也都已年近花甲,有的甚至魂归大海。在历经沧桑以后,大家是不是已经行进在更加平坦宽阔的人生旅途上呢?我在心中念着他们.......
    那晚和我在一起的两位朋友其实也都是儿时的伙伴,他们一位是在天津工作的作家,一位是从加拿大归来的商人,而我退休前是个研究所的工程技术人员。我们三个人小时候同在一个学校读诗,自然经常串门玩耍。说起在我家后院打气枪的事,大家津津乐道。以后长大了,一同走上下乡插队的道路。虽然我们几个走出天津以后的道路各不相同,而返回城市的经历又很相同,都是通过大学的门走回城市的。大学以后的经历是人生最重要的阶段,又赶上国家改革开放的年代,可圈可点的事情可就太多了。尤其是和那位回国探亲的朋友已经很久不见,我想和她聊的话题实在太多!可是相聚的时间有限,很宝贵。大家就象是约好了似的,谁也没提自己复杂和苦涩的成年阅历,说的都是小时候在“五大道”发生的童年趣事。那些说起来就让我们快乐和亲切的事情,回荡在那熟悉的街区,使我们的心也回到了青少年。真恨不得那夜晚,那马路,在那月光的指引下可以永远蜿蜒下去,带着我们走回青少年。
    “五大道”应该是从马场道算起,然后顺序是睦南道,大理道,常德道和重庆道。而如今又把比较繁华的成都道列为其中。是不是也可以称为“六大道”呢?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的街区没有喧哗和噪音,永远是安静的,偶尔通过的轿车,显示了街区居住人群的身份。我曾无数次穿行在这五条街道上,无数次往返于上学回家的路途中。我和这里的孩子们似乎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街区,“水上公园”就是我们“遥远”的郊游。那时候我最熟悉的是同龄伙伴,最尊敬的是学校老师。每天最重要的是上学听老师讲课,最高兴的是放学以后和大伙儿“跳房子”“跳皮筋”的活动。似乎很少和家长交流,父母似乎永远是在工作,没有节日和假日的享受。我的童年是在老师和同学的陪伴中度过的。所以我永远记得那些伙伴,那些“五大道”的孩子们。
     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破了“五大道”的寂静。那是停课以后不久,我家住的睦南道上突然“热闹”起来了,几扇从没打开过的大门被打开了,本来平静的院落一下子乱糟糟的。最不可思议的是,对门几户同学的家突然贴满了大字报,一起玩耍的伙伴儿都再也不出来玩儿了。我也只好闷闷的呆在家里。有一天,我在自家的窗前看到街对面的一条胡同里冒出滚滚浓烟,出于好奇和害怕火的蔓延,我急忙赶去观看。原来又是一个很少开启的庭院门被打开了。从胡同口儿的大字报上知道院里居住的是清末宫中太监小德张的姨太太,当然也是小德张生前的旧居。当时那清瘦的老太太被迫站在院中,脖子上还挂了两只绣花鞋,院子中央的熊熊大火,正在无情的吞噬着“四旧”文物,不知多少宫中宝贝被付之一炬。当时我才十三四岁,就觉得那老太太象小说里的人物,而眼前那些只有在故宫博物院才能见到的东西被砸碎烧毁真的可惜了,可红卫兵的行动错了吗?正在这时,邻居大妈气喘喘嘘嘘的跑到我面前,催促我赶快回家,说是家里也来了红卫兵。等我赶到家时,几个人已经把爸爸妈妈的房间翻得乱七八糟,呆在家里的小妹吓得呜呜啼哭。我一看就气得大叫起来,质问他们凭什麽随便翻我家的东西。他们说,是革命行动,要查抄“黑材料”。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查抄行动在没有任何“战果”,的情况下结束了。留下的是一片狼藉。从那一刻起,我突然感到了自己的责任,我应该保护妹妹,防止外人“入侵”我们自己的家。
    在以后几年的日子里,我和住在“五大道”的发小儿们,伙伴儿们,同学们都失去了原有平静安宁的日子,在社会潮流的冲击下,先后两三年中都离开了我们从小生活的地方,成了上山下乡运动的先锋。我们是那么热忱的,充满激情的,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家,走出了“五大道”。这一走就是几十年,并且再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走回“五大道”。斗转星移,我们告别了黄土峡谷,山川大河,我们走过了险情奇景和那如歌可泣的年龄。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我还会和院里院外的发小儿们,伙伴们再一起漫步“五大道”,重新拾起童年的回忆,畅谈离别后的坎坷和辉煌。
     我真的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