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ng296的博客

 
 
 

日志

 
 

北大荒忆事(一)  

2008-10-21 14:28:47|  分类: 追忆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一九七零年五月至一九七一年十月在北大荒生活了十八个月。时间很短,能深刻理解和记录的事情不多,
但是这短短的十八个月里,我的确干了三种不同的工作——农工,小学教员,“一打三反”工作组成员。每一种
工作的性质不同,接触的人也不同,留在脑海里的故事也当然各有千秋。
    最让我难忘的是踏上北大荒土地的那一刹那。经过三天三夜的火车旅程,同学们大多数非常疲惫。因为坐的太
久,我的两腿显得很沉重。但是对未来生活地的憧憬和想象又使我们大家争先恐后的走下车厢,而展现在我们面前
的荒凉让本想雀跃欢呼的我们全都默然。列车是开到了铁路的尽头,没看到有其他的车辆,只有装载我们的车厢孤
零零的横卧在地面上,周围也没有车站应有的设施,只有几间砖房和稀疏的树木矗立着。我们大家也默默的矗立着
不知眼前的景色如何与脑海中早已输入的各种信息相连接。我心中骤然感到一阵失落,就象被大人抛弃的孩子,我
们从喧嚣被抛向荒凉!隆隆开来的几辆大卡车打断了我的思忖,同学们有重新活跃了。大家整理和请点好行李,互
相道别后,分乘几辆敞蓬车奔向通往连队的公路。一路上我目送着一拨儿又一拨儿的同学下车,我和十几个同学是
最后到达目的地——黑龙江建设兵团三师二十团五营四十五连。
    刚当上农工的头几天心情特别好,就像在学校学农拉练似的。每天听敲钟起床,然后集合点名吃早饭,早饭后
就由各班长带着下地干活儿了。那时我觉得钟声改成号声就象部队了,连长的训话倒是满军事化的。就连后来看见
就烦的“大碴子”粥我也吃的津津有味,我把碗里的汤水滤掉,把碴子粒涮涮倒在口袋里,边走边吃,就象是过在
家吃炒豆的瘾。因为是春天,我们学的第一种农活是在玉米地间苗。我的手艺不行,干的慢,一天总是锄不完一垅
地,总是需要别人帮忙。就这样我还是累的要命。终于有一天起床的钟声对我们宿舍的五个女孩儿没起作用,连长
用最严厉的声调当众批评了我们,好丢面子!当着大家的面儿,我们低头认错。我耐着性子干完了一天的活儿,下
工以后我饭也不吃,倒在炕上第一次放声痛哭!要知道我离开家时都没掉一滴泪,此时的委屈不知从何而来,如何发
泻。那天下着雨,我一个人疯了一样在路上奔跑,就想找一辆到车站回家的车。几个同学追了出来,死拉活拽把我
劝了回来。想一想,是自己太娇气禁不住批评,当初的决心还没兑现,不能做逃兵。我在自己的日记中自勉后又重
新振作了。做农工的日子我很快适应了,渐渐的我喜欢那一望无际的黑土地,喜欢那由绿油油变成金灿灿的麦海。
特别喜欢收获季节跟着“康拜因”检麦穗的感觉。当休息的时候我会忘记一切烦恼和疲劳,躺在麦秸垛上,闻着麦
秸杆儿的清香,望者湛蓝的天空,享受大自然赋予的清新阳光,那种亲近土地,接触阳光的舒适感觉真是末齿难忘。
是北大荒的美教育了我,使我深切体验了大自然,黑土地,蓝天和阳光。
    我的农工生活是在那年冬天结束的。我被分配在连队的小学校当老师,那几个月的日子的确不好过。上任前指
导员交代:让你作教师一方面是觉得你文章写的好(那时我经常写广播稿,报道连队生活),更主要的是组织对你
的信任和考验。要怀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对待老职工的子女。现在想起来我自己当时也只有十七岁,可是听了指
导员的话后,马上就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当场表示决心,一定要扎根边疆和老农工打成一片,踏踏实实作好教书
的工作。可是上课第一天就让我头疼,教室里二十几个孩子没有一个是端正坐着的,七扭八歪的,还乱哄哄的,我
这个老师说的话对他们没什么影响。我照着我的老师的样子和孩子们交流起来。可能是新鲜感促使他们安静下来。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耐着性子备课,讲课,尽量想出新鲜的内容加在课堂上。我不辞辛苦的家访,每天检查作业。
就这样还是遇到很棘手的学生。记得有一个大个子学生,是机务排长的儿子。他可能是觉得他爸爸在连队很了不起
就总是欺负别人,还捣乱课堂。我实在不能忍耐了,有几次就让他罚站,最严重的是把他推出了教室。我认为不能
因为一个人影响全班学习。可是不久学校管委会找我了,说我对孩子的态度过分,对贫下中农的子女缺乏感情,让
我好好检讨一下。面对这样的打击,我倒是非常镇定了,我说我要好好想一想。
    正当我进退两难,无所适从的时候营部来了借调通知,要求我马上到营部参加培训,准备加入“一打三反”工
作组。这消息来的太及时了,我很快交代了手里的工作,带上简单的行装离开了连队,到了营部驻地。我记得当时
工作组的任务就是对已有的线索和群众举报的贪污,盗窃行为进行深入调查,还要对有经济犯罪和作风败坏的人进
行打击。我又认识了不少新朋友,他们都是各个连队的干部和优秀分子。组长是史付营长,是个“大胡子”,很有
军人风度。我们深入到各连队,找知情人了解情况,还和有问题的人进行审查式谈话,严重的还要监督管制几天。
那时候没有法制观念,认为组织和领导做的就是正确的。我是个不到一年的新兵,年龄也最小,因此我没有去调查
的任务,我的任务就是负责记录谈话内容,整理其他人搜集的调查材料,汇总以后交给组长审阅。现在想起来我就
是个文书,反正当时大家对我的工作很满意,常常得到“大胡子”组长的表扬。给我印象最深的的是审查那些偷卖
大烟的人。当时兵团不少连队有种植大烟的任务,据说是为了医药制作。我见过美丽的英粟花,也亲手割过它的果
实,那果实流出的乳白色液体,收集后晾干,就是烟膏。而保管烟膏的人应该是最值得信任的革命同志。但是问题
就是出在这些人身上,他们为了钱,通过各种渠道把烟膏卖给当地农民。据说东北地区的农民有抽大烟的传统。为
了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健康,打击这些人是非常正确的。通过这段工作我觉得我长大了许多。工作组的每一个人都
对我有不同程度的帮助。我离开兵团时太匆忙了,和那些人失去了联系。我至今在心里记着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