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ng296的博客

 
 
 

日志

 
 

大学年代  

2008-09-24 13:40:55|  分类: 追忆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妹你好!祝中秋节快乐!”十几个字的短信是来自三十多年前的同窗,又有二十多年没有联系的大学同窗。这不禁使我记忆的大门一下子又回到了 三十多年前的南开大学。
    一九七一年十月,我和千余名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岗位的工农兵大学生一起迈进了南开大学的校门。尽管后来的历史对工农兵学员做过很多否定,但是作为那个特定的历史阶段以及我们个人的经历,还是可圈可点的。
     记得我们入学的第一课是在学校最大的饭厅(后来它还是电影放映厅)召开大会,聆听来自不同岗位的学员作报告,讲述他们在各条战线所经历的“战斗历程”。当时我们物理系的学员代表是我们班的张静平。她是上海知青,来自乌苏里江的中俄边境。她用很生动的语言述说了当时中苏之间在边境发生的争夺战。具体的内容我现在记不清了,只记得她的话感动了我,也赢得了无数的掌声。我也是从黑龙江来的,当时我就是恨自己没有向她一样拿着抢和敌人战斗的经历,为没有到珍宝岛的战场而遗憾。紧接着就是深入批判林彪反党集团投敌叛国罪恶行径。同学们每天都在学校辅导员和党员干部的带领下讨论学习党中央的政治文件。整整一个月我没见到过课堂,也没有课本。我当时就感觉大学里的政治空气比建设兵团还要浓烈。
    我是在建设兵团锻炼了两年入学的,那年我刚满十八岁,是上学的好年龄。可是我看到班里的同学都比我年龄大,在“文革”前大多数上过高中,想想自己肚子里的那点儿墨水,真的很紧张。终于有一天要上课了,我记得第一次上的是数学课。当我第一次走进教室时,一下子楞住了,十九个学员的座椅后面整整坐了十位辅导老师,他们都是为了帮助我们学习的。我当时好感动!我们工农兵学员真是那个时代的宠儿。同时也觉得好笑,难道我们比托儿所的孩子还难照顾吗?后来一位姓常的老师告诉我说:你们是我们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批学员,搞了几年的运动,我们渴望工作渴望教学!那可真是一个浪费人才,辱没文化的年代。我的紧张是有道理的,在文化补习阶段我遇到了困难,是老师和同学给了我帮助。尤其是前面提到的张静平,她总是鼓励我说,你很聪明,只要认真多做习题,就能融汇贯通。我努力了,我做到了。
    在那个畸形的社会背景下,就形成了畸形的教育,同样也产生了特殊的同学和师生关系。当时我们班有位工人老大姐学员,她的工龄甚至超过了我的年龄。在一次物理考试中全班只有她几乎交了白卷,但是在公布成绩时,她的成绩却和我相同,我很诧异的问老师分数评判的标准。老师说,在学习方面她确实不如你,但是在生产实践方面她不仅比你强,而且还是我们大家的老师呢!这个分数不能凭卷面决定。从那以后我一直非常尊敬那位老大姐,没把她看做普通同学。后来上实践课时,我们多次到过她工作的工厂。但是我一直以为她很悲哀,想想看坐在课堂上什么都听不懂的滋味是多么难过呀!
    在上学期间最让我感觉难堪的事就是一场涉及全国的退学风。记得是《人民日报》刊登出南京大学一名部队学员为了证明自己反对“走后门”上大学,不但退掉学籍,退回部队,而且脱掉军装回到他最初插队落户的生产大队。他的举动一下子轰动全国的高校,要知道和他有类似经历的高校学员数不胜数。很快南开园里笼罩一层紧张气氛,大家在窃窃
私语,并不在公开场合讨论,因为出口不慎就可能伤及哪位同窗。本来我以为反正我们班没有解放军学员,不会有什么事的,可是在一天的早晨,当我们大家刚刚起床走出宿舍的
时候发现在宿舍门口的墙上贴了一张字条,上面写道:走后门上大学的人,自觉行动,退学吧!看到这样的字条真是让人生气,都是同学还搞什么“小字包”?!社会造成了这样的局面,难道要人人自危吗?单位,企业。甚至是政府政策的问题难道要我们已经入学的学员承担吗?当时我就想,我是不会学什么退学英雄的。大家表面上都不说什么,可是心理都不愉快,那种气氛真让人难受。
     过了不久,不知是因为学校受到上级的压力挑出一个典型,还是那位叫张某某的解放军学员确实内心有愧提出退学,我们系的这个学员成了天津市的退学英雄。很快学校在操场召开全校大会,为张某某披红挂花,欢送离校。《天津日报》头版刊登消息,给与高度赞扬。可是在学员中却传出张某某是因为行为不端,在家休学期间惹出麻烦而“光荣”退学的。真是太虚伪!而舆论又太无聊。现在想起来,大家都是受害者,包括张某某在内都是被用当作政治工具。社会上混乱的思潮涉及学校很正常,而退学和没退学的哪样是正确的呢?谁又能说清楚。谁是谁非那都是历史。
     最让我感到无比愉快的大学生活是最后一年在南京做毕业论文的时候。那一年我和十几个同学来到南京电子管厂,那是一个生产雷达显像管的国营大企业。我们和老师,工人一起学习,工作。在厂区里生活,大家相处得很是愉快。那半年的生活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日月。那优美的厂区环境,干净明亮的生产车间给我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那时候从周一到周六我们的学习和工作都安排得很满,很充实。现在回忆起来就觉得同学就像亲姐妹,老师和工人师傅就是亲人。大家在一起互相关心,体贴,帮助,一同完成了一项又一项技术难题,记录了无数个宝贵的技术数据,一同工作的何国柱教授很是满意。要不是社会条件不允许,我真想留在那个厂工作。
    每到星期天我和同学们都会到南京的名胜古迹游玩,明孝陵是我的最爱!至今我还保留着那时拍下的很幼稚,很美,很纯的黑白照片。行走在那山间古道上,欣赏那参天的松柏,云游在古树,古庙,古迹之间,那种优美和幽静的感觉深藏在我的记忆中。南京这个城市后来我曾多次游历过,但是每一次都让我感到遗憾,因为我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幽静和优美,找不到年轻时同窗相伴,嘻戏游玩的感觉了。岁月留下的是无法重现的寻觅。
     三十多年过去了,南开大学在我的眼前不断变化着,一批又一批莘莘学子从南开走向生活,走向世界。我们这一代特殊历史条件下毕业的学员,在南开园的历史中可能不是亮点,但是它是一断无法割断的历史。至今仍有不少当年留校的学员在校园工作,走向社会各个阶层的同学们也不乏社会精英,科技人才。就是我这样平凡的普通人,也同样为社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我永远感谢南开大学赋予我的知识和不一样的经历。我从城市走出去后是南开大学接纳我回到城市,经过大学生活我才真正走向社会。我不会忘记南开给我的启迪。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