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ng296的博客

 
 
 

日志

 
 

叫一声朋友,容易吗?  

2008-12-10 15:50:00|  分类: 心路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经在自己的文章《交友心得》中,对人生每个阶段的朋友作出过评论,并且期盼自己能够保持和结交更
多更好的朋友。而最近在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使我对“朋友”这一概念有了更深的认识,到底该怎样交友?诚心
叫一声朋友,到底是容易还是不容易呢?
    在我们普通人的生活中,同僚相聚,同窗重逢,“朋友”的称谓是司空见惯的。这些当然是普通意义上的朋友,
或者说是老相识。虽然每个人的生活历程中都会有一些相互了解并可伴随你一生的家庭以外的人,但是能够相识相
知七十载并未间断情意的朋友却是很少见到的。而在我母亲八十多年的生命中就有这么一位友人,母亲和她的漫漫
友情之路是可以用世纪故事来叙说的。但是就在她们的耄耋之年,这已经传世的友情长卷却意想不到的出现裂痕。
    我母亲是1925年出生在北京。还是她上中学时就认识了这位女友,当然开始她们只是同学,因为比较谈得来,
上学期间来往密切就成了好朋友。中学分手以后,她们各自都上了大学。母亲的学业不如女友,在解放前夕辍学在
家。而女友则在建国前参加了一期培训班,成为新中国第一批国家干部。五十年代初,母亲经人介绍到天津的一所
私立小学教书,从此离开北京。但和好友仍保持通信往来和每年几次的假期交流。后来她们当然都各自找到了自己
的归宿,建立了家庭,也有了儿女。第一次检验她们友情的事件就是57年的“反右”运动。我母亲当时是一所小学
的校长,运动对她没有什么冲击,她对那场运动的认识只是通过报刊和下达到基层的文件。而她女友的丈夫却在运
动中被打成右派,并很快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在当时的政治局势下,母亲出于对好友政治前途和孩子们成长需求
的考虑,认为应该结束婚姻,划清界限。但是她的朋友没有听从她的劝告,不但没有离异,而且放弃了当时在北京
优越的工作条件,带着一双儿女离开北京的故居到山西工作,为的是距离被贬至山西农村工作的丈夫近一些。在我
长大以后,我对夏姨(这是我们这辈人对母亲女友的称谓)的这些举动始终是怀着敬佩的心情。因为它表明夏姨对
爱情的忠贞,对丈夫的信任和对儿女的责任。在以后的岁月里,我母亲再也没有坚持过自己的观点,依旧和好友保
持往来,不但有书信往来,偶尔还会寄些衣物。记得一年暑假夏姨带着姗姗妹妹在我家小住,看到我穿的衣服很难
看,还亲自动手裁剪为我做了新衣服,至今记忆犹新。在我们心里夏姨就是我们的亲姨妈。
    “文革”期间,人们又一次陷入思想和行为的混乱。母亲和夏姨同样都受到不同的打击。我们全家也被迫下放
农村,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她们在那样的年代都坚守自己的信念和家庭,一起走过不平坦的人生之路。我敬佩她们
的坚强和始终不间断的情意。但是就在不久以前,由于夏姨丈夫的不幸去世,夏姨应邀撰写悼文。后被母亲拿来阅
读。看了文章以后,母亲十分动情,回想五十多年前好友一家的遭遇,心中激动,不免拿起电话,欲和老友一吐情
怀。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本来想对五十年前试图拆散夏姨夫妻的动意表示愧疚的时候,却遭到朋友毫不客气的
斥责,其中不乏缺乏感情,政治幼稚,甚至是立场糊涂等不中听的言词。令母亲顿生痛楚,甚至夜不能寐。她不停
的跟我说,她为什么这样对待我?这样贬低我?是什么使她有这么深的误解?我一边劝解,一边思忖,两位老人之
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在我看来,在漫长年代匆匆岁月中,她们互相了解,但是缺乏心灵的沟通。尤其是那些说不清事的政治事件,
两位生活在不同环境的人,如果没有深刻的思想沟通,想达到理解是很难的。尤其我的母亲,已经三十年不工作了,
让她理解我们的工作现状都很难。突然想表达对半个世纪以前的事件的感触,是很容易产生误差的。虽然我没有听到
她们的对话,但是我应该能理解她们的心境。正如一位大师说的,她们是因互相熟知而产生的心理过敏。彼此都认为
太熟了,在考虑和对方谈问题的时候,已经不再做移位体验,而只是顺着自己的思路进行推测和预期。其结果是产生
了差异以后就很难接受对方的言词。她们把本来在思想方法的差异当成了感情的背叛,都在夸张其词的要求对方纠正。
这是一种双方的委屈,友情的回忆又使这种委屈增加了分量。使她们都想倾诉委屈,并指责对方无情。这种情况发生
在两位耄耋之年的老太太身上是很少见的。一方面说明她们了解至深,却缺少内心深处的交流。另一方面说明她们都
是智慧老人,愿意在有生之年将各自的人生立场阐明。我们应该告诉两位母亲,朋友是要真诚的,而政治人生是可以
幽默和诙谐的,在过去混沌的社会背景下,每个人留下的脚印都不可能完美,但在不完美的人生旅途上,真诚相伴的
友情应该珍惜。同时这件事又给我一个警示,真诚的友情也不能缺少心灵的沟通,在没有寻觅到“心灵知己”的时候
安于宽泛意义上的友情,反而会彼此自在。而母亲和夏姨的晚年交往应该在和谐平淡中度过。
    和她们相比,我也有一起长大,变老的朋友。更有“擦肩而过”,再难寻觅的朋友让我难以忘怀。在我心中永远
保留对朋友的感情思念和见面倾诉的渴望。尽管如此,真正意义上的知己则需要时间和生命的考核,需要对人生坎坷
的理解。我会用心善待我的每一位老朋友和新朋友,用诚心浇灌我和她(他)们之间的真挚情感,用一生的时间和生
命的诺言去寻觅那真实和纯净的友情。
    最后我要把我的一首小诗献给我最尊敬和爱戴的倆位母亲——妈妈和夏姨,期盼她们的友情天长地久。
                         人生一世弹指间,偶遇相识是机缘。

                         蹉跎岁月霜染鬓,友情长歌写满卷。

                         难忘世纪情未了 ,叫声朋友谈何易?

                         谈何易啊谈何易  ,耄耋生命是奇迹。

                         回首往昔情切切,展望余生福兮兮。

                        杯中酒,情满钵, 儿女孝,自珍惜。

                        诚愿二老松鹤寿,情长意切人生戏。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